联系我们

广州国环环保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 广州市白云区嘉禾街望岗西岭工业区35号

电话:020-85673675

手机:13826081953 黄经理

手机:13503054158 王小姐

邮箱:3335683499@qq.com

污水处理不当!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来源: 央视财经 发布时间: 2019-04-06 浏览次数: 194 次

最近,《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群众的举报,反映金沙江存在严重的尾矿污染。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穿行于川、藏、滇三地之间,流域面积约50万平方千米,约占长江流域总面积的26%。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记者实地调查后发现,当地污染比想象中更加触目惊心......

1

黄水箐尾矿库和农田一坝之隔

裂缝明显有溃坝风险

小江河,是金沙江的一级支流。2019年3月21日,当记者以游客的身份走进这片区域时,很随意就能看到,在这条金沙江一级支流的岸边,一个直径接近2米的管子里,正在向江中排放浑浊的液体。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小江河

随着这些液体不断排出,刺鼻难闻的化学药水味道弥漫在两岸的空气中。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排污管

2019年3月23日,记者再次来到江边,排污管道依旧在排污,相比前两天,这一次弥漫在空气中的化学药水味道,更加猛烈,靠近现场的地方几乎让记者难以正常呼吸。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小江流经昆明市东川区,河道清晰可见,但是,在实时的卫星地图上,紧挨着河流的区域,突然出现了大块白绿相间的物体。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尾矿库

记者使用无人机拍摄显示,这片白绿相间的地块呈狭长状,至少有1500米长、500米宽,整体形状如同一场山体泥石流划过地表一般,旁边就是大片农田。

正在农田里劳作的村民说,当地铜矿企业繁多,这片巨大的地块,就是铜矿选矿后,矿场堆积矿物废渣的尾矿库。而往江里排放的污水,就是尾矿库产生的废水,之所以味道重,是因为添加了化学药剂。

尾矿和污水,全部来自周边的铜矿企业。对当地村民们来说,尾矿库污染了河流,他们没法随意到江里取水浇灌庄稼,大量农田被毁。但眼下他们最担心的,并不是农田里的生计,而是这个巨大的尾矿库存在坍塌的风险。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尾矿库和农田一坝之隔

尾矿库大坝的东侧,距离金沙江的一级支流小江近在咫尺,坝体上有一条至少有三四个手指宽的明显大裂缝,大裂缝旁还有几道弯弯曲曲的小裂缝。尽管这些小裂缝,都有明显的水泥涂抹痕迹,但还是出现了再次开裂的问题。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尾矿库坝体上明显裂痕

面对村民的担忧,现场维护坝体的工作人员不以为然地说只是沉降,但居住在周围的百姓却心惊胆战,他们说,这个尾矿库泄漏的尾矿,已经多次填埋过自己的农田。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村民

在尾矿库边,有一块牌子上标明了库区危险等字样,落款单位是黄水箐尾矿库。黄水箐综合尾矿库建于2012年7月,是由昆明市东川区金水福金工贸有限公司等11家企业自筹资金建设。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黄水箐尾矿库标示牌

昆明市政府官网上介绍,建设这个尾矿库,是落实东川环境综合整治的一个重要举措,该尾矿库对改善区域生态环境、促进矿业持续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小江固体废物治理有限公司的工人明确表示:这个尾矿库有48根排放废水的水管。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排污水管

附近的村民说,尾矿库的底部,还安装了长长的管道。黄水箐尾矿库的排污管道,直接插入小江,处理尾矿的污水,每天都会从这些管道中,源源不断地排进小江。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黄水箐尾矿库的排污管道

矿山开矿和尾矿库产生的污水,未经任何处理,就这样直接排入金沙江的支流,源源不断地流进长江。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排污口标志牌

但就是这样明目张胆的违规排污,昆明东川区的相关部门却为这样的排污管道,立了一块昆明市东川区小江固体废物治理有限公司入河排污口标志牌,上面写着排污口编号、名称、地理坐标等信息。其中还明确承诺,这个排污口的水质保护目标为III类。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废渣

记者沿着河流不断行进,走到昆明市东川区汤丹镇的姑庄村,发现几堆颜色不一的废渣被随意堆积在小溪岸边。姑庄村村民说,这里以前还有黄鳝,可是尾矿出来以后,黄鳝就全死了。

这几堆废渣还只是小溪边污染的冰山一角。在一个已经停止运行的尾矿库附近,是一片更大的废渣,同样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一旦遇到雨天,大量混杂着尾矿废渣的雨水将顺着地势,毫无阻拦地冲进溪流。

2

村民无奈搬走,当地生态环境局

竟称最难管的就是老百姓

昆明市东川区小江流域旁边的尾矿库距离云南省省会昆明市只有150公里,当前环境整治压倒性的态势下,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样的污染还会如此严重地发生。但这样的污染在东川区不是一处。

昆明市东川区的河流污染情况,在公众视野中,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2012年6月,当地的一些选矿企业偷排污水,导致小江河水一度呈乳白色的“牛奶河”事件就引起过全国的广泛关注。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当年的东川区“牛奶河”

但仅仅过去一年,2013年,昆明市东川区部分企业将尾矿直接排放,将小江再次变成“牛奶河”。对此,昆明市东川区政府召开新闻通报会,就备受社会关注的“牛奶河”事件向社会各界道歉。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然而,当地政府的道歉并没有阻挡住尾矿库的污染,2014年12月,昆明市东川区再现“牛奶河” ,河水颜色一日三变,引发舆论再次关注。

而这次,记者再次沿着小江河道进行调查,这里的环境污染情况并未见任何改善,相反,随着当地矿产的不断开发,河流田地里的污染点正在不断增加。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废渣

在昆明市东川区龙潭村的小江河畔,一大片灰白色的废渣尤其引人注目。渣场看护人员说,这是当地开采锌矿后废弃的废渣,还可以进行第二次销售。但大堆的锌矿废渣,在无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地紧挨着小江,对河道水质构成巨大威胁。

昆明市东川区矿产资源丰富,拥有铜、磷、铁、黄金、铅锌等丰富的矿产资源,矿产开发、选矿、冶炼一直是昆明市东川区重要的经济支柱。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昆明市东川区汤丹尾矿库

面对辖区里的环境问题,2016年,昆明市东川区《政府工作报告》也诚恳地指出,数千年的矿业开采活动,使得东川区成为全省乃至全国生态环境极度脆弱的地区,虽然,近年来全区生态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但生态修复、环境整治的任务仍然异常艰巨。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张家村堆积的废渣

行走在现在的昆明市东川区里,见得最多的,就是选矿企业留下的巨大尾矿库。小江对岸高山上的张家村也有一大片灰白色废渣。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绿茂村位于大山顶部,可以俯瞰半山坡上的废渣场。一路上,不停地有满载废渣的大卡车驶向这里。进入绿茂村后记者发现,整个大村子里空空荡荡,所有的房屋都已被不同程度地拆解。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绿茂村拆损的房屋

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村民说,因为渣场把庄稼都污染了,庄稼都种不成了,村民们只能选择搬家。

半山坡的废渣场沿着山谷布局,直接对着山下的小江。村民说现在废渣场依旧污染着山下面的田地。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在废渣场外面,立着两张告示牌,上面明确的标明,这个废渣场是永春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建立的尾矿库。尾矿库内的废水、废渣,对人、畜均会构成危害。这样的字眼,让这里的村民,已经失去了继续生活在这里的希望。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村民

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村民说:“没办法,难道在这里等死?”

毁掉了绿水青山,毁掉了农田,当地村民无奈搬迁。这就是尾矿库对当地环境的巨大破坏。

在昆明东川区黄水箐尾矿库调查时,当地多位村民提到一家名为“金水矿业”的选矿企业,就是它投建并使用着黄水箐尾矿库。

在汤丹镇姑庄村的金水矿业公司,记者看到,矿石堆场里堆满大大小小的露天矿石,尾矿库里的工业废渣,没有任何防扬尘、防扩散处理。

面对国家法律严格控制各种污染的要求,昆明市生态环境局东川区分局的工作人员则很轻松地回答记者的提问:这里只需要洒洒水就可以环保达标。

七年整治,岂能嘴上落实?!被污染的金沙江哭泣不止,农田尽毁、村民被迫搬走…

△云南省昆明市生态环境局东川区分局工作人员

云南省昆明市生态环境局东川区分局工作人员称,原矿要求在堆场里面做到三防,要洒水之类的。渣滓是老百姓挖出来,中间商从老百姓手里面买了它,又倒卖给一些冶炼厂。所以,我们最难管的就是老百姓。

半小时观察

在2018年4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对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做出了重要讲话,他强调,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总书记还指出,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形势目前依然严峻,流域生态功能退化依然严重,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比如固体危废品跨区域违法倾倒呈多发态势,污染产业向中上游转移风险隐患加剧。

云南地处金沙江上游,长江要想保持良好的水质,最重要的还是要依靠源头的一江清水。

但我们看到的画面,却并不能让我们对长江生态建设报以轻松的心态。党的十九大对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作出了总体部署,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作出了具体的安排,但这些在一些地方政府的具体落实中,并没有得到如期的贯彻,一些地方屡次被媒体曝光,但污水照流,污染照旧,重大生态灾害的隐患,依旧存在,该落实的政府主体责任,无人落实,该强化的企业责任,无人监督。

总书记说过,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既是一场攻坚战,更是一场持久战,我们希望这些话,这些工作上的要求,这些代表着基层百姓心里的呼声,能在长江沿线生根落地,见到真正的实效


服务热线:
020-85673675
18820043368
13826081953 黄经理
13503054158 王小姐
邮箱1:3335683499@qq.com
邮箱2:578461905@qq.com